畫 家 總 覽  |  留 言 FAQ  |  裱 框 服 務  |  大 型 畫 作  |  移 動 版
                  
                  

    

可 以 滑 鼠 滾 輪 縮 放 圖 片 大 小




    Bosch001
  • 畫名:享樂的花園 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50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220 x 389 cm

  • 館藏處: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Museu del Prado, Madrid

    這幅三聯畫從左到右,分別是“伊甸園”、“人間樂園”和“地獄”。這三個場景是聯系在一起的:它們分享了同一 條地平綫,具有顔色相似的水體,同時伊甸園最右邊的蘋果林一直延續到人間樂園,將畫面分成上下兩部分。 “人間樂園”畫面上方有四條河流注入一個湖中,與聖經中的描述相符。人間樂園中的人類是亞當和夏娃的後 代,因為後者被告知要“多産,去充滿並征服地球”。

    伊甸園
    在畫面的前景處,占據了畫面的中心位置的,是化為基督形象的上帝。非同尋常的是,他的外表十分年輕,並 且人性化(與創世畫面中出現在左上角的蒼老孤高的上帝對比明顯),左手牽著夏娃的手到腰部的位置,右手 舉起,做著祝福的姿勢,仿佛正要為這對後來成為全人類父母的年輕人舉行訂婚儀式。
    夏娃的眼睛嚮下看著,膝蓋微微的彎曲,充滿了尊崇與順從 — 包士生活時代婦女所應具有的端莊品質。(夏 娃的害羞與端莊與中聯堜鬵獄捶椌滌女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 後者完全背叛了上帝最初的祝福。
    這份端莊不可能出於羞恥,因為在犯下最初的罪前,人是不知道什麽羞恥的。它也暗示著挑逗的目光會引發橫 流的欲望,就像在中聯中隨處可見的那樣)
    夏娃的背後出現了兔子 — 多産的象徵。亞當仰頭看著基督,雙腳挨到了後者的袍邊。亞當和夏娃的身體沒有 互相接觸,這種畫法沒有違背當時的慣例。
    不難發現亞當的相貌酷似基督(畢竟上帝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人類的),只是一個穿著長袍,一個裸體。

    人間樂園
    在這幅三聯畫中,左聯和右聯的宗教味道較濃,容易分辨其寓意,與之相比,中聯就顯得有些撲朔迷離。
    出現在中聯中的充滿了俗世歡樂的花園,形式上類似於頗受中世紀畫家青睐的“情愛花園”(love garden)。
    習慣上,情愛花園堨R滿了綻放的鮮花,鳴叫的飛鳥,有著用寶石和黃金堆砌起的噴泉,情侶們繞著它散步, 嬉戲,歌唱。儘管如此,中聯和情愛花園還是有很多不同之處。
    首先,中聯在時間上和左聯是連續的 — 這些雀躍的男女是亞當和夏娃的後代,這個大花園是伊甸園的直接承 繼。
    其次,這些男女們的行為中充溢的輕佻,在那個保守的時代是明顯不當的,超出了一般的情愛花園。
    還有,情愛花園中的噴泉一般用寶石和黃金制成,在而包士的畫堿O用象牙和角制成的。
    那麽,這幅畫面中描寫的場景是發生在大洪水之前,還是發生在大洪水之後呢?
    根據聖經,大洪水因人的墮落而起,但洪水後人類卻重蹈覆轍。不過由中聯和右聯(地獄的場面)在時間次序 上的連續關系看,中聯的設定時間應該是在大洪水後比較合理。
    上帝被人們再次遺忘,男女們陷於接吻,歡躍,擁抱,愛撫,甚至忘記了上帝對他們“要多子,繁衍”的期望。
    中聯沒有兒童出現也許就在暗示這點。但也有觀點認為因為亞當和夏娃的孩子出生在他們被逐出伊甸園後,畫 面中兒童的缺失也許正說明了中聯的畫面是對人類沒有原罪的烏托邦世界的想象 — 從而否定了中聯是在展示 人類墮入地獄前的縱欲的說法。
    我們很難從中聯的男女身上找到罪人的印記,在包士的作品堙A邪惡常常以醜陋、衰老的形象出現。在描繪此 類事物時包士的立場一貫是很明顯的,如《七種死罪》。
    與之相比,中聯中的人類顯得天真無邪,彷彿處於一種無意識的狀態,他們儘管輕浮,享樂,卻沒有明目張膽 的在做錯事,顯得天真無知。一些在包士的其他作品中受譴責的行為在這堸k避了懲罰。
    而且,作為亞當和夏娃的子孫,這些男女的生活也比聖經中寫的要舒適的多 — 按聖經的說法,因為亞當和夏 娃犯下的罪過,他們的後代要以荊和薊為食,過充滿痛苦和勞作的生活。
    因此若說中聯是對人類貪圖享樂的斥責,似乎多有矛盾之處。中聯中表現的情景是違背上帝的旨意的,是有罪 的,畫家之所以沒有用斥責的筆觸去畫。
    而中聯中的也存在著不少和煉金術有著聯系的形象。整個中聯描寫的是蒸餾過程的第二個階段 —“玩耍”。
    中世紀的煉金家們把蒸餾比作液體中小人的嬉戲,在當時是一種慣例。倒立的小人的形象也曾出現在煉金書籍 中。從右側數第二個爐形山上放著酷似玻璃棒和坩埚的物體,前景右下方出現的玻璃管和玻璃罐也是煉金用 具。
    但是,把人間樂園看作是畫家對蒸餾全過程的圖解的觀點,與左右兩聯中的強烈道德傾向不符。包士的妻子家 堭q事制藥業,或許大量化學器具的出現和包士的耳濡目染有關。
    在中聯如夢境般的畫面中,有很多不同尋常之處值得注意。首先,是大量龐大、熟透誘人、色澤鮮豔的水果。 前景中的男女要麽頭頂之,要麽手持之,要麽懷抱之,彷彿果子也參與了他們的嬉戲;有時,他麽甚至直接居 住在貌似石榴的球狀水果中。
    畫面遠處的水果則成為了人們供奉的對象。巨大的水果在包士的作品裡是反複出現的元素。在祈禱中的傑羅姆 和荒野中的施洗約翰中,熟過頭的水果以開裂,腐敗的形象出現,甚至被鳥類啄食。
    在《聖安東尼的誘惑》中,從破裂的紅果堶悸戎X了妖怪和小鬼。這些負面的形象和全神貫注沈思的聖徒對比 鮮明。水果的感官誘惑及其腐敗之後就色香全無的自然屬性與人類的輕浮有共通之處。櫻桃象征著驕傲;草莓 則象征著色欲。
    另外一點是,中聯中的大量的人形都是裸體的金發小人 — 這其中有少數例外。在畫面右下角,我們可以看到 三個身上覆蓋這金黃毛發的野人。
    右邊洞穴堙A有一個穿著衣服(也可以認為是身被棕色毛發)的男子側著臉,手指向右下方的身被金毛的裸 女。
    這個男子的面容與被畫家故意處理的千篇一律的其他人不同,顯示出一種自制的力量。他的眼睛投嚮觀畫者, 把我們的注意力引向裸女。
    裸女的手裡拿著一個沒有吃的蘋果,讓人想起禁果。他們是亞當和夏娃嗎?比較流行的說法是,這是包士的資 助人,甚至包士本人的畫像。黑人也出現在中聯中,甚至可以看到白人和黑人交配的畫面。

    地獄(七宗罪的懲罰)
    右聯描述了一個典型的包士式地獄:大火、怪誕、折磨。前文提到包士居住的小鎮在 1463 年曾經發生過一場 大火災 — 畫面中的大火與之脫不開關係。
    整張畫的時間設定在黑夜之中,左聯和中聯中多少還算優美的自然風景在這堨然不見。畫面的色彩充滿了不 安。我們看到,驚慌失措的人們從著火的村子中逃出,人的罪和受到的懲罰都在這地獄的景象中展露無遺。
    人類本是獵人,在這裡卻是被動物捉弄、虐待的對象。老鼠,兔子,肥豬,鳥,狗,穿上人的衣物,彷彿在代 替上帝執行著懲罰墮落的人類的職能。

    外部:太初之時
    當整幅《享樂的花園》三聯畫被合上時,從外面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 肅穆的灰色畫面上,看不到豐富 的色彩,看不到雀躍的小人,一幅荒野的景象呈現在我們面前,出現在左聯和中聯的爐形山依稀可辨。
    地球彷彿沈睡未醒,被籠罩在一個玻璃球般的大罩子堙C左上角的角落裡,是年邁的上帝,他孤零零的待在大 罩子外的黑暗中。
    他的膝蓋上放著聖經,兩扇畫板上分別用拉丁文寫著:因為他的話,才變得如此;他命令了,才有了一切。這 兩句話出自《詩篇》。
    從畫面上水已經退去,樹木已經長出,可以推測這描繪的是創世第三天的情景。從這堿搳A整個《享樂的花 園》好像在講著一個寓言:很久很久以前,上帝創造了世界,創造了人類。
    無所不在的上帝時刻注視著他的作品,看著他們的歡樂與墮落,看著他們受到的折磨。然而,當人類墮入地 獄,一切終將回歸太初。


    原作真跡



    Bosch002



    Bosch003



    Bosch004



    Bosch005
  • 畫名:愚人船 The Ship of Fools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490 - 150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木板 Oil on Wood

  • 原作尺寸:58 x 33 cm

  • 館藏處:法國巴黎羅浮宮 Louvre Museum, Paris

    這是一條既沒有舵,也沒有帆的船。
    一名修女和一位修士,在桌子兩邊相對而坐,兩張嘴中間吊著一個蛋糕。他們兩個人想要吃到這蛋糕,還不能用手,這好像我們某些地方新人結婚時的嬉鬧方式。
    兩人旁邊還有兩個人,其中一位似乎已經咬到了一塊,正在閉目品味蛋糕的甜膩;另一個人努力想要擠到前面來,卻被桅杆擋住,連拖在水堛漯瓛鉹j肚酒壺都快要丟下了。
    在他右上方,坐著一個身著傳統小醜服裝的人。他的身上挂滿鈴铛,手中的“人頭杖”,也是癫狂的標志,被他作爲權杖,上面的木偶還戴著面具和尖頂的帽子。這是一個宮廷堛瑭鄖丑C

    在《愚人船》中,包士想象整個人類正乘著一條小船在歲月的大海中航行,小船就是人類的象征。
    可悲的是,每一位“代表”都是與人。包士用這幅畫告訴我們:我們就是這樣生活的,大吃大喝,打情罵俏,爾虞我詐,玩愚不可及的遊戲,追求實現不了的目標。
    與此同時,小船茫無目的地漂流,永遠不可能駛進可以靠岸的港灣。這些愚人並非無宗教信仰,因爲畫面上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便是一位修士、一位修女。但是他們都生活在“愚昧之中”。包士作畫的時期,正是教廷淫奢無度的時候,宗教改革的力量正在暗暗湧動。
    包士在嘲笑,然而那是充滿苦澀的笑。我們之中有誰不是乘坐在這樣一條人類愚蠢造就的令人憎惡的破船上?
    作爲一個孤傲、乖僻的畫家,包士的作品不但打動人心,而且能使人充分意識到其中的羞恥感。他所展現的邪惡是我們內心深處潛藏的自戀-自私的産物。
    他把我們內在的醜惡外化了,那些變形的魔鬼産生的效果遠不只是令人好奇。我們感到和他們有一種令人憎惡的親緣關系。《愚人船》描繪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就像那個醜角。


    原作真跡



    Bosch006
  • 畫名:聖安多尼的誘惑 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505 - 06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131.5 x 238 cm

  • 館藏處:葡萄牙里斯本國立古代美術館 Museu Nacional de Arte Antiga

    這是一幅三折屏畫,折疊畫合起來後顯示的是一幅耶穌受難的油畫。包士作此畫的確切時間不詳,大概是在 他藝術生涯的晚期,即 1506 年前後。
    這幅三折屏畫在 16 世紀中期被一個來到荷蘭的葡萄牙人買走,這幅畫是包士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他的繪畫 特點在這幅畫中也充分的展現出來。


    原作真跡

and the Four Last Things>

    Bosch007
  • 畫名:七大罪惡 Tabletop of the Seven Deadly Sins
    and the Four Last Things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48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120 x 150 cm

  • 館藏處: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Museu del Prado, Madrid

    為了深入理解包士在頗不調和的畫中,所欲表達的深刻象徵和焦慮,我們必須把他的藝術活動置於中世紀末期的文化信仰中來看,並且考慮到當時的政冶社會給予人民的恐怖壓力以及希望。
    包士的畫明顯地表現出充滿性的象徵,和神秘妄想的夢境與困擾:地獄的大門敞開,放出了撒旦和群魔,這些魔鬼以可怕、幻想的形象,湧進正等待世界末日和最後審判的腐敗世界。
    這種以表現主義手法所傳達的世界,雖然花了不少筆墨,但其寓意卻仍然曖昧不清,這可能是由於包士矛盾和混亂的個性使然。他信奉異端,富有反叛性,是一位狂熱的信徒,也可以說是一個失望的魔術師,他以描繪世界的恐怖和淫晦,來譴責社會的腐敗。或者我們可以這麼說:他參加了聖母善會,這個善會並且致力於散佈新的宗教思想,以反對邪教和教士的腐敗。

    在這幅畫中,每一項罪惡均被納入大圓圈中,大圓圈的中央是救世主。七大罪惡的表現既簡潔又直截了當,與其他作品中複雜面神秘的象徵主義迥然不同。在畫板的四個角上,包士畫了四個不同的故事場景:死亡、審判、地獄及天堂。


    原作真跡



    Bosch008
  • 畫名:崇拜東方三博士 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51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77.5 x 55.9 cm

  • 館藏處:美國賓州費城藝術博物館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東方三博士在伯利恆城中一個舊房子中找到出生不久耶穌,並高高興興的送上預備好給王的禮物;他們原本要依約回去見希律王,但這些貴族夢中被天使提醒,所以他們沒有回去見殘暴的希律王,而改走別的路回東方。



    Bosch013
  • 畫名:聖安多尼的誘惑 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49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70 x 51 cm

  • 館藏處: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Museo del Prado, Madrid

    宗教傳說中的隱修士聖安東尼,據傳是集體隱修制度的創立者。他自己擬訂了一些隱修紀律,從 20 歲起便禁欲修行。從西元 286 年前後到西元 305 年,隱居在尼羅河畔的皮斯皮爾(今戴爾梅蒙)山中。
    說他終於力勝魔鬼,抵住了種種誘惑。這是一個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廣為採用的壁畫題材。



    Bosch012



    Bosch009
  • 畫名:基督荷著十字架 Christ Carrying the Cross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515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板 Oil on panel

  • 原作尺寸:74 x 81 cm

  • 館藏處:比利時根特美術館 Museum voor Schone Kunsten, Ghent

    基督的臉部在畫面的中央,處於兩條對角線的交叉點上。一條對角線由十字架的一端所顯示;另一條對角線上,有耶穌臉部在裹屍布上的印記。周圍是劊子手們搖晃的臉,有醜陋的側面、嘲笑的表情,以及邪惡的鬼臉。
    在這幅畫中,包士似乎放棄了慣用的技法用可怕的臉和形體描繪惡魔,而是以「真實」的醜態來表現「惡」,預示著表現主義的出現﹝表現主義一般以誇張的畸形來描繪惡人﹞。

    在這幅畫裡,人物的表情不再有如惡魔,反而像是悲劇性人物的表情,而「善」就體現在耶穌的臉上,圍繞善的不再是惡魔,而是人,是那些什麼殘暴、卑劣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的人。
    他們兇相畢露:高聲喊叫得嘴都變了形,他們的眼神充滿著仇恨,在在都說明了「惡」的根源。


    原作真跡



    Bosch010
  • 畫名:加戴荊冠 Christ Mocked (The Crowning with Thorns)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490 - 150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橡木 Oil on oak

  • 原作尺寸:73.8 x 59 cm

  • 館藏處:英國英格蘭倫敦市國家畫廊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在這幅畫裡,人物的服裝簡樸,以及某些細部的特色,均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他將耶穌臉孔描繪成瘦長、漂亮、莊嚴,所有看到他的人都喜歡他、尊敬他,他的頭髮猶如成熟了的榛條子,披在肩上。他的額頭明朗,臉上沒有皺紋和斑點,膚色紅潤;他留的大鬍子,顏色與頭髮一樣,在下巴處從中間分開。
    耶穌嫩紅的臉被劊子手們的強烈色調所包圍:左上方的綠色﹝頭巾中間插著一支箭的男人﹞,左下方的紅色;右下方的暗色的帽子和淺紅色服裝,右上角看管人的項鏈上有許多尖刺,如同狗的頸圈。

    儘管這幅作品的象徵意義很難揭示,但它的內涵和構圖卻相當豐富,人物構圖簡單、貼切,色彩亦如此:綠色、紅色、藍色、橘紅色、黑色緊緊圍著中間耶穌臉部的淺紅、赭石色。
    眼神的處理特別成功:劊子手的眼神朝著耶穌,耶穌的眼神則盯住觀眾,使觀眾在憂戚、純潔卻又不失權威的臉龐前,會不自禁地垂下眼睛。



    Bosch011



    Bosch018



    Bosch019



    Bosch016



    Bosch017



    Bosch024
  • 畫名:賢士朝拜 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 作者:包士 Hieronymus Bosch

  • 年份:1510 年

  • 原作材質:油彩.木板 Oil on wood

  • 原作尺寸:138 x 144 cm

  • 館藏處: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Museu del Prado, Madrid

    這是畫家成熟時期的一幅傑作,畫中有開闊的風景,中心故事很像日常生活,讓人感到親切。環境和習俗饒有興味,所有這些再加上新的藝術和極為細膩的繪畫技法,令人想到了向 16 和 17 世紀的荷蘭和法蘭德斯繪畫開放時的那些主題。
    在這幅畫的熾熱動人的自然主義當中,只有那些爬在樹上和屋頂的滿臉好奇而又陰鬱的牧羊人才與象徵性畫面的含糊氣氛有關。



    Bosch014



    Bosch015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