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 家 總 覽  |  留 言 FAQ  |  裱 框 服 務  |  大 型 畫 作  |  移 動 版
                  
                  

    

可 以 滑 鼠 滾 輪 縮 放 圖 片 大 小




    Poussin046



    Poussin047
  • 畫名:福基翁的灰燼與景觀 Landscape with the Ashes of Phocion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4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16.5 x 178.5 cm

  • 館藏處:英國利物浦沃克美術畫廊 Walker Art Gallery, Liverpool

    福基翁是一位將軍,含冤而死,其妻仆捧骨灰。畫面高貴,富有詩意,是積極的營造,不是一味的寫實或哭天 搶地。



    Poussin010



    Poussin009
  • 畫名:洗劫色賓婦女 Rape of the Sabine Women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3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59 x 206 cm

  • 館藏處:法國巴黎羅浮宮 Musee du Louvre, Paris

    普桑是法國十七世紀最偉大、最早贏得國際聲譽的藝術家,但大部份的事業都集中在羅馬。他受拉斐爾啟示所 形成的風格,成為十七世紀後半期法國藝術家的模範。
    這幅畫就充份表現了這種風格,裡面刻意雕琢過的人物,都像動作凍結在半空中的希臘雕像,他們身後的建 築,則是普桑心中標準古代羅馬建築。這幅畫中動人的肉感部分,也被知性風格所含的嚴謹紀律所壓抑。



    Poussin011



    Poussin012



    Poussin001
  • 畫名:阿卡迪亞牧人 The Shepherds of Arcadia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3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85 x 121 cm

  • 館藏處:法國巴黎羅浮宮 Louvre Museum, Paris

    普桑被認為是十七世紀法國最傑出的巴洛克大師,《阿卡迪亞牧人》為其代表作。在這幅畫裡,三男一女四位牧人正在辨認墓碑上的拉丁文:“Et in Arcadia ego”。不管 ego 是否死亡本身,整個畫面表現的確實是對“死亡”的討論和思索。
    天色有點暗,有三棵遠近不一的樹都傾向左邊,石墓線條端莊,四個人神態各異。畫面的右後方,在較暗的地方透出晚霞,這幾縷光線使整個畫面顯得特別優美,這種對幽暗的平衡,使人絲毫感覺不到死亡的可怕。
    的確,使我們害怕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它所代表的“分離”(至於說對“無意識”的恐慌,是荒唐可笑的,因為既是“無意識”,也就不會感覺到失望或痛苦的可能),“分離”是我和別人的,甚至是我和自己的,但這種分離不獨死亡才具有。
    死亡只不過表示分離的不可逆轉,而其他類型的(“生的”)分離還可以給人一個幻想的機會,幻想的可能性在於其本人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原作真跡



    Poussin038



    Poussin039



    Poussin008
  • 畫名:夏天 Summer or Ruth and Booz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60 - 64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18 x 160 cm

  • 館藏處:法國巴黎羅浮宮 Louvre Museum, Paris

    原作真跡



    Poussin016
  • 畫名:在埃及的聖家庭 The Holy Family in Egypt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55 - 57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05 x 145 cm

  • 館藏處: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天使說:「約瑟,你可要仔細聽好。明天一早,你就收拾一下,速速帶著寶寶及他的母親逃到埃及去,暫時住在那,靜待我的吩咐,因為猶太王希律將要展開一場大屠殺。」
    約瑟謹記在心,於是他們連夜收拾行李,天一亮後就將所有物品收拾好捆綁在驢子身上。約瑟將瑪麗亞及耶穌扶上驢子,匆忙往埃及去了。他們長途跋涉好幾天,最後終於逃到埃及,住在那裡。



    Poussin004



    Poussin013
  • 畫名:默勒阿格和愛特蘭塔的狩獵 La Chasse de Meleagre et Atalante ou Le Depart pour la chasse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34 - 39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60 x 360 cm

  • 館藏處: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Museu del Prado, Madrid



    Poussin014
  • 畫名:漢尼拔在大象背上翻越阿爾卑斯山 Hannibal traversant les Alpes a dos d ’elephant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25 - 26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00 x 133 cm

  • 館藏處: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Poussin015
  • 畫名:盲眼的俄里翁尋找上昇的太陽 Blind Orion Searching for the Rising Sun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5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19.1 x 182.9 cm

  • 館藏處: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世界對他來說太小了,他的每一步都能塌毀一個神。他的眼睛已經沒用了,藏在烏雲的陰影之下。老獵人的弓現在礙手礙腳,這個武器實在是選錯了。他的手伸到身體前面。俄里翁怕摔跤,他無法擺脫這個弱點。
    他的肩上,一個小人在指引他,手放在他的頭發上。伏爾甘,鍛造和火山之神,似乎在呼喊著什麽。但是他的聲音傳不了太遠。路不那麽好走,他們十分缺乏光。
    厚重的雲在他的頭頂堆積,最後溶化成泛著藍色的軌迹。他就是它們在跟蹤的人,而且將他與其他生活在陽光更燦爛的天空下的人們殘酷地分開。
    月亮女神戴安娜,一幅若無其事狀,觀察著他。她要確保俄里翁一直在黑暗中:她自己那夜的光綫,能夠把最殘忍的野獸從它們的巢穴中引出來,永遠不會打在巨人身上。
    不管黎明還是黃昏,無論太陽還是月亮,都無法再影響他。俄里翁已經瞎了,這是神的懲罰。雲蔽住光。他必須走到雲的源頭,在東方找到它最初出現的地方:然後新的故事就會發生,那媟|有新的黎明等著他。

    傳說有言:俄里翁必須趕上那明亮的光,那光能趕走暴風雨最後的殘余,然後將他治愈。遠處,在繁茂的樹和群山之上,蒼白、半透明的光確實能吸引人的眼睛。
    人們可以看到:可能有一條路能從其中穿過,就像巨人在走的路,賞畫者希望:在那遙遠的地方,他們也能找到一個之前不曾想過的、更清明的世界,獲得更清明的心靈。俄里翁還是看不見路,也許它並不存在,除非俄里翁用自己疲累的腿親自走過它。
    普桑筆下,這迷路巨人的搜尋,就像我們每一個人。畫家將眼睛吸引到後面的風景,鼓勵大家穿越地平綫。
    失明的影響會逐漸消失,賞畫者毫無准備,就成爲了俄里翁的同伴,與他前行,把烏雲抛在後面,直到他們能辨認出那充滿永琱坏的遙遠之地。



    Poussin002
  • 畫名:酒神的誕生 The Birth of Bacchus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57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44.8 x 215.8 cm

  • 館藏處: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Poussin003



    Poussin063
  • 畫名:石階上的聖家族 The Holy Family on Steps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48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69 x 98 cm

  • 館藏處: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美術館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Ohio

    圖中與瑪麗亞相對的是聖約瑟,他謙遜地坐在陰影中,高雅的雙腳出奇地出現在明亮的光線中。
    前景由三樣東西構成:象徵世界豐裕的一籃水果,這份豐裕來自這充滿無限恩典的家庭;靠近約瑟且彷彿由他看顧的兩個容器,一是讓人聯想到希臘民族風格的花瓶,一是讓人聯想到東方三賢和他們帶來的昂貴禮物的盒子。
    物質的豐盛置於底部,畫面由此盤旋而上,直到我們的眼睛停在欄杆和石柱上,最後到無限綿延的柱廊和一望無際的天空。聖家族顯然並非坐在真實建築物的台階上,這是個較為理想化但不對稱的建築物入口。這世界的壯麗也不對稱,只有聖家族完美的平衡擁有純然理性之美。

    造成人類墮落的水果﹝蘋果﹞在此得到救贖,排列整齊的柳橙樹則暗示救贖已經發生。瑪麗亞高舉著耶穌,彷彿祂是活的水果。
    普桑的畫作永遠有著無比的巧思,他總是將理念沈澱之後,以適當的形式呈現。這幅畫有一股上升的力量,這力量來自反覆出現的垂直線,以及連續的水平石階的巧妙安排。



    Poussin064
  • 畫名:遭劫掠的薩比奴女人 The Abduction of the Sabine Women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33 - 34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54.6 x 209.9 cm

  • 館藏處: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這幅刻意雕琢過的人物,都像動作凍結在半空中的希臘雕像,他們身後的建築,則是普桑心中標準古代羅馬建築。這幅畫中動人的肉感部分,也被知性風格所含的嚴謹紀律所壓抑。


    原作真跡



    Poussin005
  • 畫名:聖母昇天 The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

  • 作者:普桑 Nicolas Poussin

  • 年份:1626 年

  • 原作材質: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原作尺寸:134.4 x 98.1 cm

  • 館藏處: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at Washington,DC

    畫面左右有兩支雕刻溝紋的古代圓柱,柱上留有深濃的陰影,垂直地高聳於天空。下方有包裹屍體的白布露在前面,配上簡潔石棺。
    這種配置物形成的框架對於應召上天的聖母動態帶來衝擊的效果。此圖雖採用巴洛克的表現手法,然而在背景中即可看出嚴格的抑制,由於此種精巧的結構,使這幅畫脫離了十七世紀多數繪畫共同的戲劇背景式之表現,並得成為復活古代美術端莊感的普桑藝術之規範。
    由於本圖類似歸吉諾作品,故其製作時間被視為普桑深受威尼斯派繪畫影響的時代,亦即他初赴義大利、定居羅馬的 1620 年代。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