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子 The small Cowper Madonna


訂購畫品

聖母的髮型、頭型、表情與古希臘的維納斯雕像堪堪媲美而更加有血有肉,只有拉斐爾才能夠不世出地將天國的聖潔和凡間的溫柔完美結合。小耶穌調皮地踩著母親的手,比上一副緊緊抓著十字架顯得更接近人間煙火。
我們看到聖母子坐在凳子上,背後是一片溫柔和景色。這天,風和日麗,我們可以看到遠處的山巒融進淺藍色的天空。右邊的幾簇矮樹叢,把我們的目光引嚮了山上的那座小教堂,這使我們想到年輕的母親與她的嬰兒屬于宗教的世界。
母親與孩子頭上環繞的兩道光環,是他們聖潔的標志。拉斐爾無需用這種標志來展現他所要表達的東西,他把年輕的母親繪得那樣甜蜜,夢幻般的臉畫得如此溫柔,當我們看著她時,我們想到的只能是聖母。
她那雙大大的眼楮根本沒看任何東西,因為它們追隨著她的思緒。她正在沈思,似乎沒有注意到嬰兒耶穌把他的小腳放在她那只擱在膝蓋的手上。她的另一只手抱著嬰兒。當我們把她的雙手與臉放在一起理解的時候,我們感到她似乎已經忘記了嬰兒的存在,她在想著耶穌與他的未來前程。
與他的母親相比,小耶穌畫得比他那個年齡的男孩大是自然的。拉斐爾創作這個孩子的肖像的方式,確立了耶穌在畫中的重要位置。

看聖母子的臉,我們可以發現,那柔和的輪廓、大大的眼楮、挺拔的鼻子和小嘴,與希臘傑出的雕塑家普拉克西特利斯創作的維納斯頭像有著驚人的相似,這是因為,拉斐爾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位藝術家,他一直在對古代藝術進行研究。但也有不同,拉斐爾把聖母的臉畫得更加溫柔,他把古代女神的神態畫得更精致、更柔和,賦予了一件古代異教徒的藝術作品以新的基督教的含義。
拉斐爾賦予了古代美以新的生命。在他的畫中,古代藝術獲得了再生,並發展成一種新的不同的完美形式,拉斐爾的成就,代表了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最高水平。